凤临异世 第一卷 凤舞 第七百一十节主神(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七百一十节主神(大结局)

    “在神界,没有百万、千万年的积累,再大的势力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这一次就是她们彻底覆灭的时候,每一时每一刻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只不过是帮她们加快一下速度而已。”波莫西淡然地说道,像是一位哲人。

    “波莫西大人,我们用不用追上去?”那名上位神请示道。

    波莫西摇摇头:“追上去做什么?那个家伙报仇心切,只能飞得更快,我们该休息就休息,不用理会他。”

    大队人马就地休息,只有卡西欧带着他那一组人加快速度前进……雪,下得似乎更大了。

    卡西欧的脸色阴沉的和这天气有得一拼,虽然风雪并不能够给神级强者带来伤害,却足以影响他们的好心情,在这种天气中飞行赶路,很容易让人滋生出疲惫的感觉。

    他没有大仇即将得报的喜悦,心里却憋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火气,以至于周围的神级强者们都离他远远的,若被他发起火来,打个生活不能自理什么的,那就惨了……当然,神级强者只要灵魂不被抹杀,身体很快会复原的,但那过程照样会痛的,没人愿意找虐。

    雪夜中,一颗水晶球飞上了高空,除非是特意寻找,否则就算是天神境强者也休想发现,龙天拿着一块水晶板,面色冷漠地看着那上面迅速移动的黑影,他向四周做了个手势,百余条黑影冲天而起,迅速地没入雪幕之中,他收起水晶板和‘天眼’,左手挽着一张大弓,冷漠地注视着前方,就像一尊石雕,与这天地,与这风雪,融合为一体。

    自从得到普多克家族要来扫平鸣凤城的消失之后,他和凤翔、许德拉三人就关注着普多克家族的动静……不是不说,这些古老世家的人都有一股独特的气质,说好听一些是傲气,说难听一些就是傻气,他们为了起到震慑的作用,一定会大张旗鼓地前来。

    普多克家族的先遣人员一出发,龙天便得到了消息,他亲自率领一批龙族的神级强者准备伏击,能够打他们一个下马威,想必普多克家族就不敢这么肆无忌惮了。

    卡西欧率领着队伍浩浩荡荡地飞进了伏击圈,他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迫在眉睫,由于伏击者都使用了一种可以藏匿气息的小玩意,所以普多克家族的神级强者们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龙天隐藏在黑夜之中,借着大雪的掩护,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寻找一个够分量的猎物,传来的情报并没有具体到领队者是什么人,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在普多克家族一定有较高的地位,否则不能够让其独掌一方,而且动作要干脆利落,必须在普多克家族强者云集之前,先拿这些人立威。

    天神境强者

    他的目光终于落在了那个被十几名巅峰上位神护在中间的一名年轻人身上,那股熟悉的波动立即让他判断出对方的身份——他一定就是这支队伍的首领。

    龙天并没有立即动手,他的神识又继续搜寻了一遍,但没有发现其它可疑的目标——在他们得到的情报上,先遣部队的天神境强者数量和部下的数量比眼前所见的要多得多,看来应该是一群急于抢功的家伙……一群菜鸟

    在确定没有其他天神境强者之后,龙天慢慢张开凤龙弓,神识开始锁定卡西欧,准备出手。

    卡西欧抬头看了看天远处,虽然有风雪障目,但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距离鸣凤城还有一半的距离,如同一切顺利的话,明天这个时候他们就能够看到鸣凤城的城墙了。

    凤舞,一想到这个名字,他的眼中就掠过一丝疯狂的神色,澎湃的战意在他的胸腹之间回荡,他仿佛看到鸣凤城在他的脚底下战栗,凤舞归来后面无人色的与他拼命……

    忽然,卡西欧的动作一滞,就好似一盆冰水兜浇了透,汹涌的战意在刹那间褪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本能的战栗。

    不知从何处袭来一股冰凉砭骨的寒气……那是一种毫不掩饰的杀气,卡西欧顿时如坠冰窖一般,身形蓦然被定在那里,不敢稍动,唯恐立即引动对方的杀机。

    风飕飕地刮着,雪飘飘地下着,卡西欧的后背却流出了殷殷的冷汗。

    是什么人锁定了他,竟然让他无法发现,这又如何抵挡,此时,卡西欧有一种错觉,这股无孔不入的杀气,就像一只作势扑的魔兽,任何一点细微反应,都会让自己在刹那间被这股杀气吞没,连渣都不会剩下。

    在成为天神境强者之前,他在家族中就以杀戮闻名,因长兄被杀而引发的无边恨意,化做杀戮之心。但此时,他就像面对一个翻版的自己,这股杀气刺激得他每个汗毛孔都不由自主的收缩,身体如坠冰窖中一样。

    卡西欧站在那里,虽然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但身形还保持着稳定……蓦然,他的身体如同一只敏捷的豹子似的窜向黑暗,同时身上涌起一片黑色的光华,天神铠迅速在身上凝聚出来。

    黑暗中,龙天手上的凤龙弓发出阵阵轻鸣,九九八十一枝光矢如同一道道闪电划破雪夜中的寂静,与此同时,他的身形也化做一连串的虚影窜向卡西欧。

    不得不说,卡西欧的应该能力的确很强,但他遇到的是龙天,而且龙天手里还持有天神器凤龙弓,这八十一道光矢倒有三分之一是冲着他去的,再加上龙天的身法和光矢的锁定,卡西欧如何能够摆脱?

    没等他窜到预计的位置,眼前人影一现,一只金黄色的拳头砰然砸中他的胸口,沉重的打击使得天神铠瞬间粉碎,胸口出现一个大洞,但没等他向后退去,便见前面的敌人迅速撤离……正诧异间,只觉得身上一阵疼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射穿了,旋即一声声爆炸响起,转眼间他的神识已经陷入一片永恒的黑暗。

    轰轰轰

    每一支光矢都射中一名上位神,在天神器的攻击下,即便是巅峰上位神也无法幸免,就在卡西欧陨落的同时,普多克家族的其他上位神也纷纷陨落,隐藏在暗中的龙族强者同时加入攻击,猝不及防的普多克家族的神级强者在一照面之间便已经陨落了一多半,剩下的也是岌岌可危。

    龙天漠然地立在半空中,手中的凤龙弓将一枝枝的光矢送入夜空,每一箭都会有一名神级强者被射爆,就像是死神在肆意地挥舞着收割生命的镰刀,一瓶补充神力的药剂已经被他喝完,天空中的抵抗越来越微弱,空气中的血腥味却越来越浓重。

    “大人,族长大人传来消息,已经锁定普多克家族其他先遣军的位置,许德拉大人的队伍也已经汇合,就等我们前去会合后,发起攻击。”一名龙族强者飞过来恭恭敬敬地向他禀报道。

    “十个呼吸的时间打扫战场,然后立即出发。”龙天沉声说道。

    在普多克家族先遣军的营地里,波莫西和其他几组人马的统领们正在会商下一步的举动,在他们看来,鸣凤城唯一有些能量的就是凤舞,凤舞不在,其他人不足为率。卡西欧虽然性情急躁,但并不是蠢材,一定会量力而行,即便有什么不测,身为一个天神境强者,打不过总还跑得过的,所以他们并没有如何担心,而是在商议明日天气晴朗后,如何加快行军速度,如果能够在长老们率领大军到来前取得一定的战果,将来在家族中的地位肯定会更高的。

    就在他们计议第二天的行军计划时,他们所歇息的礁岛周围,已经出现数以百计的身影,以上方,出现了数百架浮空平台,上面是一具具灭神炮,每一门灭神炮都有一名下位神负责操纵,这些人都带有雷斯林炼制的隐匿气息的炼金制品,加上冰霜巨龙一族又是海上当之不二的霸主,所以先遣军的人根本没有发觉……在他们看来,上千名神级强者得数名天神境强者,除非是疯了,才会有人袭击这支队伍。

    黎明时分,龙天终于带着人赶到,几个人交换了情报之后,龙天立即便下达了攻击令——

    轰轰轰

    嗖嗖嗖

    灭神炮和杀神弩如狂风暴雨般的向营地倾泻而下,转眼间便将不大的礁岛覆盖了,许多神级强者刚刚醒悟到自己被攻击了,便已经在灭神炮下化做了飞灭,而那些被杀神弩射中的人也不过是残喘片刻,同样不甘心的陨落,他们当中大多数人还没有见到敌人的模样。

    “反击快反击”

    波莫西疯狂了,在灭神炮开火的时候,他也立即察觉了奇异的空间波动,但一切为时已晚,上千名神级强者的大军此时只剩下不到两百人升空作战。

    “杀光他们”

    四外传来一声声的咆哮,一名龙族强者杀得性起,咆哮一声露出本体,探爪抓住一名上位神,伸出另一只爪子捞起他的小腿猛然撕开,肝肠内脏立即纷纷洒落。

    咻……

    数十支光矢破空而来,矢尖上蕴含的毁灭能量让波莫西的心神为之剧颤:“快走这是天神器”

    他大声地吼叫起来,很明显,如果对方用天神器困住他们,然后逐一格杀,恐怕所有人都难逃一动,他大喝一声,神力汹涌而出,裹胁着那些光矢向龙天的方向飞过去,口中呵呵大笑:“死吧我们一起死吧”

    十几支光矢同时爆炸,将他炸得血肉横飞,最终波莫西也没能够和龙天同归于尽。然而,被他这么舍身相逐,余下的四名普多克家族的天神强者却得以逃走,转眼间他们已经飞出千里之外。

    “算了,打扫战场,我们回城。”龙天没有追击,最多再追上几个巅峰上位神,没有什么意义,这一次普多克家族大伤元气,估计他们家族会尽起天神境强者而来,鸣凤城的危险才真正开始。

    射手宫中。

    凤舞一拳击毙了那株强大的植物生命,眼前的空间顿时塌陷,面前出现一条通道,她心念一动,身形迅速地向通道的彼端飞去,晃眼间便已经飞出了这条通道,在通道的尽头,是一座高大宏伟的大殿。

    还没等她仔细打量这间大殿,忽然又从两边窜出两条人影,凤舞身形立即后撤,同时身上现出六系神力融合的天神铠——现在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她没有理由掖着藏着,万一被人家合击一下,那真是冤枉。

    左边一人长得高大威猛,就是一颗硕大的狮子脑袋有些触目惊心,头上的卷发如黄金般灿然,却是黄金狮族的天神境强者,这个族群凤舞听说过,但没有见过,毕竟神域广大,她没去过多少地方。

    右边那个的形象和左边的相仿,只是脑袋上一根毛发没有,光有两只如同利刃一般的犄角,皮肤和角都是银光灿灿,如果身后再安上一根尾巴,倒是与传说中的大恶魔有几分相像。

    “哈鲁那迪,”

    左边那名天神境强者打量了凤舞一眼,却转向右边大声叫道:“没想到你竟然也能够从守护结界中出来,算你走运”

    右边那位天神境强者冷笑一声道:“达鲁诺音,你的运气似乎不太好,走到这里恐怕已经是终点了。”他的目光一转,看向凤舞:“这位阁下如何称呼?”

    凤舞展颜一笑:“我就是捡漏的,你们不要管我,继续。”说着,她还向后一步,像是要给他们倒地方。

    当我们傻啊?

    哈鲁那迪和达鲁诺音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暗骂,只是他们更谨慎了,能够通过守护结界到达这里的都是天神境强者中的至强者,他们可不敢小觑凤舞,而且他们对凤舞那些怪异颜色的天神铠也心存疑忌,一时之间,场面便有些僵持,三个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大殿上方。

    这座大殿长、宽逾千米,高逾百米,在她们的前方,横卧着一具巨大的****——上半身是人类的躯干,下半身却是马身,浑身金灿灿的,不知道死去了多长时间,身上依然散发着强大得令人窒息的威压,在这具尸体的旁边,有一张巨大的黄金弓,在弓旁还有一枝长一米的黄金箭。

    “那就是射手主神的尸体吧?”

    “那张黄金弓就是主神器。”

    “唔,这具尸体要是用来炼制什么神器……”

    三个人都发出感慨,但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发现此行的最大目标——主神格。

    三个人都相互之间抱有戒心,谁也不肯先动,在打量那具主神尸体的时候,同时关注着其他二人的动静。突然,凤舞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容,她的身形倏地退向通道。

    就在哈鲁迪那和达鲁诺音惊讶的时候,一股恐怖的气息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中,他们惊讶地看向这股恐怖气息的源头,却见那具巨大的主神尸体竟然缓缓地站了起来,身上散发着一股有些腐朽而强大的气息,这股来自主神的恐怖威压让二人赶到战栗,还没等他们兴起反抗的念头,那个射手主神已经蓦人出现在他们身身,两只手一边一个攥住了二人的脖颈,堂堂的天神境强者竟然毫无反抗的能力,哈鲁那迪眼看着对方张嘴向自己咬过来,不仅魂飞天外。

    咔嚓

    咔嚓

    两口咬掉了两名天神境强者的头颅,嚼得那叫一个恶心,凤舞却突然明白了——

    这个射手主神确实是已经死了,但他不知道是用什么秘法让自己转化成了一名类似于不死生物的存在,他需要大量的生命能够滋润他,只有等到重新吸纳了足够的生命能量,他才能够复活。所谓的‘秘藏’,应该是他在死前布置下的陷阱,为自己复活而吸引大量的神级强者进入射手宫,为其提供生命能量。只是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手段,竟然能够通过迷宫中的亡灵傀儡和守护结界进行能量的转化。

    想明白这一点,凤舞自是不再迟疑,如果被这射手主神复活成功,恐怕自己就先有性命之忧了,她的身形突然前窜,砰砰两拳将那二人的尸体砸得粉碎,随即一记大吞噬拳将那些充满生命能量的碎尸吞噬掉。

    射手主神却是没有想到凤舞会有这么一个动作,成为亡灵般的存在后,他不仅实力大降,而且脑筋也不是那么灵活,见状怒吼一声抬手便是一拳。

    两只拳头毫无花巧的撞在一起,凤舞闷哼一声,身体像被抽飞的棒球似的倒飞出去,但她的心中却满是欢喜——刚才这一拳,她并没有施展六系融合的神力,而现在虽然受到剧震,却并未受伤,可见其战斗力也不过是相当于天神境强者,至于哈鲁那迪和达鲁诺音,他们二人纯粹是被‘主神’的名头吓着了,才一举成擒,想起来甚是冤枉。

    “吼——”

    射手主神又咆哮一声向凤舞扑过来,这次凤舞用上了六元素融合神力,砰的一拳再次与他对拳……射手主神的右拳瞬间粉碎,连他的右半边身体也碎裂了。虽然亡灵之躯已经不知道痛苦,但他的神知还保留了大半,怒吼一声,那半边身体迅速地开始回复。

    “尘归尘,土归土地,该走的终究留不住,射手主神,你本来就不该存留与这个世上的”凤舞探手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冥神之矛,双手一旋,矛尖和矛尾蓦然弹出,组成长矛。

    冥神之矛,是冥界的一件天神器,当年不知道什么原因流落到亡灵位面,后来又流落到罗兰大陆,最终落在凤舞的手中。对于冥界生物而言,这柄天神器就是一根裁决权杖,就算是主神****成的亡灵生物对它也是极端的恐惧。

    射手主神虽然还拥有强大的实力,但这柄冥神之矛对他来说,比光明系的力量还要恐怖……不,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他根本兴不起反抗的意念,他发出一声颤栗的吼叫,转身便向远处的一条通道冲去。

    “该留的,终究还要留下”

    凤舞轻叹一声,挥手掷出长矛,冥神之矛上射出一道金光,照在那射手主神之上,他的身体还没进入通道,冥神之矛便已经洞穿了他的身体,随即他那庞大的身体便迅速地干瘪下去,生命能量迅速被冥神之柔吸收……半晌之后,凤舞一挥手,冥神之矛化做一道金光飞回她的手中。

    “咦?你竟然也要晋阶了?”凤舞讶然地打量着手中的冥神之矛。

    冥神之矛微微一震,一股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像是一头远古的神兽突然觉醒似的。

    “呵呵,还是天神器,想要晋升主神器还需要吞噬大量的生命能量,我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凤舞探察了一下冥神之矛的状况,发现里面已经有了一丝生命的迹象,估计再吞噬一些生命能量才能够彻底苏醒,她已经想到了是不是出去之后照顾一下普多克家族。

    将冥神之矛收好,目光转向那具已经只剩下金色骨骼的射手主神的尸体。

    虽然是已经彻底的死亡,但那具金色的骸骨上依然是流光溢彩,散发着令人心悸的神威。

    “奇怪,主神格呢?”

    凤舞发现骸骨附近没有主神格,她的目光逡寻了一遍,停留在骸骨的右手上,那里正套着一个空间戒指,她取下那个空间戒指,进行了认主之后,神识向里面伸——

    ‘咝——’

    虽然早有预料,可凤舞还是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名主神所拥有的空间戒指不仅是拥有广袤的空间,而且拥有巨量的财富。她粗略的扫了一眼,仅仅是神石和炼晶,都是以万亿为计量单位的,其它各种在神界只有传说中才能够听到的宝物、材料、天神器更是不计其数。

    然而,这不是最主要的,在那片空间中,一颗半透明的金色晶体静静地悬浮在其中,她的神识一接触,便感到从它上面散发出来的一股强横的意志。

    “这就是主神格”

    凤舞激动万分,意念一动,那颗晶体便已经出现在她的手中,“立即炼化”

    她毫不犹豫地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上面,现在外面估计还有不少天神境强者在攻击守护结界,夜长梦多,只是早些炼化才是正途。

    鲜血漫漫地被晶体吸收,当最后一丝鲜血被吸收之后,那颗金色的半透明晶体陡然化做一道金色的流光射入凤舞的眉心。

    一股庞大的威压从凤舞的身上传出来,整个射手宫都在微微的颤动,凤舞的身体慢慢地悬浮在半空中,庞大的威压一波一波地向四外扩散。

    射手宫中,正在几个守护结界中战斗的天神境强者突然间失去了对手,他们正大喜欲狂想要冲进面前的通道时,一波*强大的威压向四面八方扩散……这是主神的威能,所有的天神境强者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抛出了射手宫,那些停留在射手宫外的神级强者们也感受到了由射手中散发出来的恐怖威能,都不由自主的向外缘飞去,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清楚——新的射手主神诞生了

    “怎么办?”

    有人喊了起来,射手宫已经有了新主人,他们如何离开这片空间?

    一众神级强者们顿时惶恐起来。

    ……

    在凤舞的灵魂海洋中,一颗半透明的金色晶体悬在上方,犹在那颗六色天神神格之上,从那颗金色神格中,放射出千丝万缕的金色光线,这些光线照射在六色天神神格和六元素法则之剑上,天神神格和六元素法则之剑在金色光线的映照下,化做无数的金色颗粒向金色的主神格飞去,迅速地与它融合在一起,与此同时,下方的灵魂之海也变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

    凤舞缓缓睁开了双眼,“这就是主神的威能吗?”

    她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无比的强大,这天地、这空间中的所有法则,都是她力量的一部分,都将为她所驱使。她伸手一招,地上那张黄金大弓和黄金箭已经到了她的手里。

    凤舞在认主之后,轻轻在弓背上弹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越悠扬的声音,其中充满了****,“呵呵,你也感到高兴吗?我们先处理一下外面那些人。”

    她的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射手宫外。

    “出来了。”

    “这个人是谁?”

    外面心情惶惶的一众神级强者们刚刚注意到宫外突然出现的凤舞,一股庞大的威能瞬间从凤舞身上散发出来,无论是天神境强者还是上位神,在这股威能面前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拜见主神”

    所有人都虔诚地跪了下来,一个个紧张万分。

    凤舞的目光缓缓在人群中掠过,她看到了梅里克等人,也看到了烈虎冒险团和那些蒙面女子希尔维妮……这种仇恨已经不值得计较,凤舞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挺大度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难以释怀与普多克家族的仇恨。

    “或许是这个家族太古老了,古老得让人心生恐惧?”凤舞暗自琢磨。

    眼前这些天神境强者也好,巅峰上位神也好,曾几何时,都是她仰望的存在,而今却匍匐在自己的面前,这种感觉真的很神妙。

    “汝等抹杀普多克家族”

    凤舞沉声说道,她的手在空中一划,一道巨大的空间通道出现在众人面前:“去吧”

    “谢主神我等必定完成主神的谕旨”

    那些神级强者们纷纷飞向通道。

    “猛狮、烈虎冒险团留下。”凤舞目光一转,吩咐道。

    两拨人立即遵命留在原地,卢卜斯和梅里克一惊一喜,前者怕是秋后算帐,后者却是喜出望外——主神大人没忘记自己,看来要有好处了。

    “你是希尔维妮.罗兰?”

    等其他的神级强者都离开这片空间,凤舞的目光转向蒙面女子.

    “是的。”希尔维妮索性摘下了面纱。

    “罗兰……一个很古老的姓氏。”

    凤舞突然问道:“刚才也应该有罗兰家族的人吧?你怎么没有和他们走在一起?”

    希尔维妮愣了一下,旋即骄傲的扬起脸道:“我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凤舞也是为她的回答一愣,旋即露出淡淡的微笑:“今天的路看来是走不通了,做为补偿,这件天神器送给你,希望你能够坚定的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她将一柄长剑扔给希尔维妮。然后又取出四柄天神器送给梅里克,“梅里克,我和你们一起来的,既然最大的好处归我了,你们这里也应该表示一下,希望猛狮冒险团和鸣凤城能够成为永久的合作伙伴。”

    梅里克大喜,虽然没有得到主神格,可这本来就是不怎么靠谱的事情,而这四件天神器却是实实在在的,有了它们,整个猛狮的实力都会提升一大截:“如您所愿,尊敬的主神大人”

    凤舞抬起眼,她的目光透过无数的空间,清楚地看到了鸣凤城外正在上演的一幕,眉头轻轻一皱,道:“我带你们一程,一起回狮翼岛吧。”说完,她再次伸出手向空中一分,开辟出一条空间通道,率先向里飞去,梅里克和尚在糊涂中的希尔维妮等人也连忙跟了进去。

    鸣凤城。

    在巨大的城池外面,一个巨大的能量护罩已经岌岌可危,炼金师们拼命的补充能量,但在十余名天神强者的轰击下,能量护罩的光芒正在逐渐地黯淡。

    城墙上,灭神炮和杀神弩的攻击虽然能够让那些上位神不敢接近,但对天神境强者来说,没有太多的作用,如果不是龙天手持凤龙弓频频向普多克家族的那些天神境强者发出攻击,恐怕护罩早就被攻破了。

    半空中,一名须发皆白的天神境强者正满面寒霜的向下观看,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种叫做‘怨毒’的神色,他就是普多克家族的家主波雷斯,家族中的最强者,被称为最接近主神的一位强者。

    自家族继承人默菲死亡后,普多克家族就是成了古老世家们口中的笑柄,在那个人销声匿迹了百余年后,竟然又现身,先是灭了家族中的六位天神强者和十二名巅峰上位神,然后又在半途伏击,连新扶持的家族继承人也死于那个人的部下手中,这种深仇大恨已经不是普通的杀戳能够化解,所以,波雷斯这次下达了屠城令。

    “龙天大人,老板还没有消息吗?”卡比诺焦急地问道。

    战斗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战术能够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如果不能够解决上方那些天神境强者,纵使他的战术能力再强也无济于事。

    龙天刚要摇头,忽然心中一动,接受到了一个强大的意念,他的脸上露出笑容,点点头道:“卡比诺,老板马上就回来”

    鸣凤城上方的空间一阵扭曲,出现一条空间通道,数十条人影从中飞出,为首的正是凤舞。

    “什么人?”

    眼看破城在即,却突然生出意料不到的变化,波雷斯心中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飞身而上,想先拦下这些人。

    陡然间,一股强大的威能从那为首的女子身上散发出来,波雷斯大吃一惊,下拜道:“普多克家族家主波雷斯拜见主神大人”

    主神大人?

    下方城里和城外的神级强者们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战斗,而站在凤舞身后的梅里克等人都怜悯地注视着波雷斯——从今以后,普多克家族将成为神界的一段历史了。

    嘭……

    凤舞手指轻弹,那十几个普多克家族的天神强者们当真是弹指间灰飞烟灭。

    波雷斯脸色大变,蓦地起身怒道:“主神大人,您这是为什么?”

    凤舞淡淡一笑:“我的名字叫——凤舞。”

    凤舞?

    波雷斯脸色刹那间变得一片雪白,他毫不犹豫地转身飞驰,晃眼间已经离开了数百里……凤舞微微一哂,抬手向前轻拍,一片金光霎时飞出,转瞬间便追上了波雷斯,波雷斯惊惶回顾,身形刹那间被金光吞没,身体在金光中一点点的崩散,连天神神格都未留存下来。

    哗——

    下方的鸣凤城中,所有居民都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欢声雷动,所有人都拜服在地上,高呼‘主神’,献上自己的虔诚,普多克家族的残余则跪拜于地,等待战胜者的处置。

    (完)

    完本推荐:

    热诚推荐青柳新书《末世涅凰》,不是简单的无限、末日,而一本关于地球破灭后新生的,请大家斧正支持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